谷胱甘肽(glutathione,r-glutamylcysteingl+glycine,GSH)是一种含γ-酰胺键和巯基的三肽,由谷酸、半胱酸及甘酸组成,存在于几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。谷胱甘肽能帮助保持正常的免疫系统功能,并具有抗氧化作用、整合解毒作用。半胱酸上的巯基为其活性基团(故常简写为G-SH),易与某些、等结合,使其具有整合解毒作用。谷胱甘肽不仅可用于,更可作为功能性食品的基料,在延缓衰老、增强免疫力、抗等功能性食品广泛应用。谷胱甘肽有还原型(G-SH)和氧化型(G-S--)两种形式,在生理条件下以还原型谷胱甘肽占绝大多数。谷胱甘肽还原酶可以催化两型间的互变,该酶的辅酶还可以为磷酸戊糖旁路代谢提供的NADPH。那么我们来介绍下谷胱甘肽,时间回到1928年,这个时期,经过工业,现代医学已经迎来了新的曙光,属于现代医学大爆发的前夕。当时,英国还在日不落帝国的余晖当中,在英国,各个大学里的学术研究正有条不紊的进行中。在圣玛利亚学院,有一位细菌学研究者,他叫“压力山大.弗莱明”,他属于那种真的压力山大那种,因为他不是在实验室,就是在去实验室的路上。有一段时间,他正在做关于葡萄球菌的实验,内容就是培养葡萄球菌,然后观察各种对葡萄球菌的作用。有一次他做完实验就回去了,培养皿里还有正在培养的葡萄球菌。第二天,当他回到实验室时,他震惊了!妈呀!有人把吃剩下的馒头扔在他的试验台上,居然还发霉了,而且还顺着器皿污染到了他培养的葡萄球菌。要不要怒火中烧?告诉你吧,科学家都是好脾气,和陈凯歌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》不同,这是一个拯救亿万人的馒头,因为压力山大发现在馒头发霉的地方附近,葡萄球菌都死光了。于是就慢慢找到了研究方向,终青霉素诞生了。试想一下,如果这个馒头当初被人吃光了,没有剩下,人类是不是要晚很多年才发现青霉素?青霉素在它短暂的历史当中,拯救了亿万人的生命,是现代医学具代表性的产物。而谷胱甘肽,也被称为一项伟大的发现,发现他的人也是英国人,和压力山大.弗莱明同一时期,他的名字叫做FrederickGowlandHopkins,名字太长,还是叫霍普金斯吧,发现谷胱甘肽比青霉素早,是在1921年,霍普金斯的一生都非常拉轰,怎么个拉轰法?这个头衔够不够?他因为和朋友一起发现了多种维生素,被授予了。霍普金斯在1914年创立了剑桥大学生物化学系。1920年,在威廉·邓恩爵士的资金支持下剑桥大学建立了生物化学学院和实验室。1924年学院正式建成时,霍普金斯即任任威廉.邓恩爵士讲座教授,霍普金斯专注于食物辅助因子(后来被称作维生素)的研究,并引领了学院的研究方向。霍普金斯1925年接受英国女皇封爵,1930年被选为英皇学会会长。1947年去世。英国生物化学学会在1958年以他的名字命名设立了霍普金斯奖章,以纪念他在生物化学领域所作出的杰出贡献。谷胱甘肽是由谷酸、半胱酸、甘酸组成的,含有疏基的三肽,简称GSH,既是谷胱甘肽Glutathione+巯基SH的合称。和一些美白物质,比如传明酸一样,在临床上早期主要用于非美白作用,谷胱甘肽在临床上的核心作用的解毒,所以在净化内脏方面有着显著的作用,比如修复肝等受损,排除体内重金属等。随后发现,谷胱甘肽具有美白皮肤,以及提升肤质的作用。至于谷胱甘肽到底是怎样达到上述2种目的的。还是得从人体皮肤衰老和变黑的机理说起。皮肤衰老的重要原因自由基。自由基可以说是“万恶之源”,但是自由基在日常生活中对我们直接显而易见的伤害,就是对皮肤的伤害。健康的皮肤组织里,物质都是稳定的。一个大家族中,有一长老,名叫原子,他外围包着很多电子,这些电子都是成双成对的夫妇,恩爱无比。原子+N对电子夫妇构成了一个稳定的大家族。俗话说,秀恩爱,死得快。有一天,来了另一个大家族——自由基。它的家族里,有一名电子是没有老婆的单身汉,寂寞难耐又的它异常霸道,喜欢去抢夺别人的老婆,强行配对。当人体内自由基的浓度不是很高时,身体自有一套系统来消灭这些自由基,该系统称为抗氧化系统。一般情况下,我们的身体能够平衡自由基这个坏小子,可是随着生活环境的恶化,加上熬夜、吸烟、喝酒、压力。人体内的自由基越来越多,抢夺的电子越多,失去另一半的电子就开始发神经,极不稳定,报复。于是,就在你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色斑、并且让你的脸开始长皱纹、变得松弛。人体内本身就存在一些清除自由基抗氧化的物质,它包括超氧化物歧化酶(SOD)、过氧化氢酶、谷胱甘肽过氧化酶等一些酶和维生素C、维生素E、还原性谷胱甘肽、胡萝卜素和硒等,这些物质也是一些抗衰老产品的主要成分。比如富硒康、大宝SOD蜜、养生堂维生素C、E等熟悉的产品。这其中的谷胱甘肽在人体内的生化防御体系起重要作用,具有多方面的生理功能。它的主要生理作用是能够清除掉人体内的自由基,做为体内一种重要的抗氧化剂,保护许多蛋白质和酶等分子中的巯基。另外谷胱甘肽(GSH)的结构中含有一个活泼的巯基-SH,易被氧化脱氢,这一特异结构使其成为体内主要的自由基清除剂。谷胱甘肽能够净化体内环境,清除自由基,延缓肌肤衰老。那么它又是如何做到美白功效的呢?首先,还是得从人类的肤色说起,有人说,黄种人是黑种人和白种人之间的过渡,但其实完全不是这样。按照目前的科技证实,人类共同的祖先起源于非洲地区,是经过大迁徙到达欧洲和亚洲的。那个时候,他们还叫“原始人类”。大约在120万年前,我们的祖先还生活在热带非洲和草原,这个时期,他们已经褪去了体毛,皮肤暴露在强烈的紫外线下,于是皮肤产生了黑色突变,用来抵御紫外线的伤害。后来我们的祖先向欧亚迁徙,为了让高纬度较少的阳光进入皮肤,促进合成维生素D,他们进化出了浅色的皮肤。其中进入欧洲的智人突变了的某些溶质载体蛋白24家族基因,即改变了黑色素细胞和钙离子的酪酸活动,大大降低了黑色素合成速度,使得欧洲肤格外白皙。而沿着海岸到达东亚的智人突变了黑色素细胞专有转移蛋白基因-OCA2。用PH值阻碍了黑色素合成,效果嘛!比欧洲差了一些。肤色,是先天基因决定的,但是利用科学知识和手段,后天还是可以做适当调整或弥补。那皮肤中的黑色素究竟是怎么合成的呢?事实上,我们都是太阳的子民,当阳光照在身上时,就激发了一系列的链式反应,其中的酪酸在酪酸酶的作用下转变为多巴,是黑色素合成中的个决定性步骤。酪酸是生理活动必需的氨基酸,大量而广泛地存在于人体中。肤色较深的皮肤中的酪酸酶活性大约是肤色较浅皮肤的3倍。要想控制皮肤黑化,可以想办法阻断酪酸酶的作用。由于黑色素合成量与酪酸酶活性正相关,所以阻断酪酸酶成了防黑的关键。能够抑制酪酸酶活性的成分,有氢醌、曲酸、熊果苷、壬二酸、止血环酸等多种,作用机制略有不同。谷胱甘肽中的半胱酸就具有此类功能,在医学试验中发现,半胱酸能够降低酪酸酶的活性。半胱酸是含巯基的氨基酸,巯基具有强亲核作用,巯基能够迅速的与多巴醌反应,快速形成无色的多巴衍生物,从而阻断了多巴向色素的转变。谷胱甘肽确实能够干预黑色素的合成,其机制主要包括:1、直接抑制酪酸酶的活性。2、自由基可以激活酪酸酶,而谷胱甘肽可以清除自由基抑制酪酸酶的激活。3、使黑色素合成通路倾向于褐黑素(而不是让皮肤变黑的黑色素)。所以总的来说,防止皮肤衰老,肤质变差,首要任务就是合理的作息时间,健的活方式,此外补充身体必须的抗氧化剂来清除自由基。而导致皮肤变黑、色斑加重的大外在诱因依旧是阳光,所以防晒是维持肌肤白净无瑕的首要工作,其次是通过科学手段抑制酪酸酶的作用,或是还原、阻断已经生成的黑色素,都是现代科学美白皮肤的一些方法。